博修噶瑪恰美行誼信心種子

無量光明大悲空界中 觀世自在旭日壇城廣

蓮花生源心意放光明 能除眾生無餘之黑暗

誠心頂禮噶瑪恰美足

其次,導師圓滿佛陀薄伽梵親口說:未來之時我此教輾轉向北將宏揚所授記之不共處所,勝聖手持蓮花之化土,西藏雪國,在此處,思維教法與眾生,受生於輪迴之佛陀菩薩化身,有如天空星辰聚集般降臨。

其中圓滿佛陀薄伽梵以及鄔堅大教授師蓮花生二人,再三屢屢預言之菩薩,種姓與壇城大海之遍主,一切博士與修士之頂嚴,眾有寂天人之勝導,特別是全部教舊二派教法之頂嚴,名傳持寶廣大範圍之鄔堅蓮花,其大補處為博士修士噶瑪恰美(噶瑪無貪)仁波切。有關其勝者如何授記之情形、化身次第之行誼,集為重點而說明。

 

首先,授記之情形: 導師圓滿佛陀於《禪定王經》中云:

以一經藏亦得千萬方 彼示心難思維之眾法

無貪導師專精詞與意 如此眷屬之中有無貪

《文殊本續》中云:

最初比丘阿文字 具慧壽路活六十

能行光明能仁教 一切論典亦同此

列納洲大伏藏師之伏藏預言中亦云:

由此至昂持有拉噶名 觀世自在投生有十三

凡有見者投生極樂剎

天法不變金剛之伏藏預言中亦云:

無量光明大悲空界中 觀世自在旭日壇城廣

蓮花生源心意放光明 能除眾生無餘之黑暗

噶瑪恰美美譽現於昂 彼之化生能行利眾生

極樂土中蓮花水生名 藥尊剎土視眾生

拂塵洲中手執孔雀寶幢

集攝法報化三者為一之形相,彼之頭塊中自然現出阿字,化身降臨歷十三世,在諸多經續之中,屢有授記。為教眾之祥瑞,登地之菩薩,此大修士博士,生於下區青康六嶺色莫崗之下方昂地,係文殊幻化之法王赤松德贊後裔,父親空行士阿努蓮花大勢,母親護法樂, 1603年出生時隨伴諸多稀有徵兆,年幼自然即有慈悲及菩提心等上士之品行,實為難思難言。五歲起得堅固生次,不依賴他人即知曉而契入心之實相,於父親前聽聞一切大密前譯持明傳承內外法類口訣,於多角秘書長眾喜勝利前獻髮,並稟述悟境,云:「無他可悟更勝實相」,大為稱讚。

九歲抵達彭地灑當寺,聞思佛語經藏續部及論典等大小明處,過目即能無難通達一切辭義,有如星辰中的虛空寶一般,成為眾博修士之頂嚴。依止無等勝導舞王法自在為種姓主尊出家得近圓戒,如瓶注瓶般聽聞大印六法。亦於諸多善識親教尊前,聽聞新舊眾多法類之灌頂口傳及口訣。

其後到達自己寺廟最初之地吉祥山頂,長期掩關修大悲法之時,親見諸多本尊,特別是如同在淨顯授記中所見一般,勝聖世間自在以人之形相蒞臨。

蓮花古魯之大補處天法不變金剛誕生時,請求立即前來本寺,為沐浴,依止為種姓之主後聽聞一切教語大圓滿口訣甚深耳傳,因此成為一切伏藏法之中最深最精華之天法主要法主。此後實修印圓雙運,勝義證悟現前,成為教舊二派教法之主,一切地道功德圓滿之徵兆現前可見,擁有一切威力及身語意功德。於有緣親炙弟子行灌頂及口訣指導之時,甚至僅於書信具信心之徒眾,證悟現前者亦為數無計。 役使一切頑劣鬼神羅剎,並獻其心命。由此等等證悟與幻化自在,為大實修自在之士,毫無爭論。特別是為多數博士修士依止為種姓主之故,「聶多教傳」之名傳遍雪域,實完全依於尊貴大實修自在士之恩德而形成的。

整體上,親教弟子無數,然成為心子者則為「五大親承」:(1)天法不變金剛,(2)大圓滿蓮花持明,(3)白玉普賢上慧,(4)果切鄔堅究竟,(5)聶多大樂仁波切。另有其他兼具博士修士且能持續傳承之化身,無比偉大正士其數無計。其中以噶爾軌範為主者為聶多主要法脈,舊派軌範為主者為白玉及大圓滿等,法脈維持者遍及青海下區,法脈珍貴金鬘直至今日仍未損而保留,且已經以及正在傳遍國際每個角落。

之後於不淨此間所顯之中,暫時上示現身莊嚴攝入於法界之相,但仍以佛子菩薩等眾,直接與間接之方式,輪迴未盡之際利益教眾。

寂天親口云:

何時虛空安住時 眾生安住於何時

我亦安住至彼時 祈願消除眾生苦

尊者大實修自在士本身雖已入於普賢心意之中,然盡輪迴未空之際利益教眾,其所撰書,特別是淨顯所授記之法類,主要者為:尊者於十二年嚴格掩關期間,以淨顯授記之方式,親見鄔堅仁波切騎於羅剎之上,之後,於眼前出現四金剛句,由此因緣,訂正《大悲直接指導利生大海十八章及善後法事》,方訂正完畢之時得勝聖世間自在親口授記云:「此法將引導十八億有情眾生入於極樂剎土」。其次,由《山居掩關教誨》至除災、曆算等等著作全集總計有七七部。總之,所撰任何典籍,均經由勝本尊隨許,故具有加持,且能廣大利益所有有情眾生,較其他普通伏藏法而言,更為奇特罕有。

如此,利益教法及眾生無以衡量之後,暫時思維所伏眾生,於尊壽六九之時,心意融入法界之中,靈骨進行荼毗之時,現出諸多舍利,遺骨之中現出諸多本尊天眾,頭蓋之中自然現出阿字,此諸景象極為清晰,越離凡夫之思維,奇特不可思議,眾人皆可親見。

一如所授記轉世傳,承當有十三世一般,第二事業王生,第三事業持教,第四持教事業,第五密咒持教,第六戒律尊勝,中間未曾間斷,化身仁波切依序降臨,且皆諸多偉行利益教法與眾生,最終,亦依序心意攝入法界之中。特別是於第五世密咒持教之時,大伏藏師殊勝洲於密嚴噶瑪寺初取出伏藏法《七類深法》時,大伏藏師本人及祥瑞勝自在噶瑪巴遍空金剛,二人之淨顯授記中,心意一致賜封為密咒大金剛教授師,並行讚頌,同時,大伏藏師本人將勝自在噶瑪巴之帽中藏物取出,放入伏藏所得蓮花見解脫帽內作為襯裡而敬獻,實際上,珍貴蓮花見解脫帽者,任何高低之人見到時,能清淨一切世之業,煩惱,此後投生西方極樂剎土,這是親口允諾的,有如此奇異不可思議之功德。於大伏藏師本人及祥瑞勝自在遍空金剛二人所說《尊帽相讚》中即可了解。

其次,目前安住之殊勝第七世者,我等五濁惡世一切眾生,此後生生世世無比之恆常救度,希望寄託,怙主,強友,勝導,實為觀自在,博修噶瑪恰美第七世,勝噶瑪持教事業週遍祥賢,1926年生於西康拉托,種族圓滿,係拉托地方國王之秘書格莫家族,父智慧極廣,母措如家族福德度母。

方出生之時,騎狼護法在母親床上留下手印,且日夜經常防護,有此各種奇特難思善兆,所有地方人士均能見到。祥瑞勝自在噶瑪巴第十六世勝理智金剛,在祥瑞知三世最初之寺廟噶瑪寺中居住時寫就授記信函,當時騎狼護法也認證此奇特徵兆所印可之靈童本人即是博修噶瑪恰美之轉世靈童無誤,授記信函與出生善兆完全相符,且賜給「噶瑪持教事業週遍祥賢」之名號。之後在歷代恰美之祖寺昂地聶多之「吉祥法洲」舉行昇坐大典,奉聶多地方之佛陀仁波切為親教師,聞習經咒諸法理,而且不分派別,從諸多純正博士修士之處聽聞灌頂及口傳,特別是歷代轉世之主要意誓言「印圓頓指」等法類,如瓶注瓶,實修時以隱密之方式進行,親見本尊,徵兆異像等覺受如水流般持續不斷,非凡夫所能思維。偶或似玩笑之語,如1957年時,某日破曉時分,有五名稚童各背一黃色大包袱前來,一名近前彎腰鞠躬,由黃包中取出多羅葉所書文字一件晉呈,內文之義為:當由下青海區迎請五位上師,其中之一即汝噶瑪恰美仁波切,現下將往天竺之時,時機有變將生困頓,請暫離棄家鄉之念立刻啟程。文字如此,方讀完之時漸行隱沒。此後應當啟程之徵兆預言出現雖多,卻仍遲滯未行。數年後某日,一陣吵雜之中,見威猛蓮師,云:「爾出行時機已過,七日之內得行,則能離大困難」,次日與少許親人秘密潛行,往修達洛孫方向日夜不停奔走,抵達時需耽擱二、三月,局勢惡劣之故被拘捕,繩索綁縛,此時發出轟隆巨響,只見其飄於空中,眾兵士云此非人,是魔,向空中射擊,此時仁波切外衣及繩索自然脫落,如鳥騰空,毫髮無損落於他山,且留足跡於石上,至今仍為善男信女頂禮膜拜繞行之處,遠近皆知。尚有許多奇蹟幻化不可思議,諸神魔人等所不能及,沿途至白馬崗、總集金剛薩埵宮殿等聖地,之後抵達印度。

在流亡政府保衛之下,與藏族同胞胼手胝足,在印度歐里沙藏胞社區居住數年,興建新寺,且隨時隨地,在直接、附帶、間接三種方式之下背負宏揚佛陀總體之分支教法之重責大任。對於人民群眾,不分貴賤,因病施藥、賜予加持物、訓示、驅邪、灌頂、指導。總之,實非一般凡夫之行徑,確是登入大地之菩薩行為與事業,真實可見。

1984年首度返回昂聶多地方吉祥法洲,1987年再度前往,修復寺廟,且對附近寺廟僧俗大眾進行灌頂及開示,在品性陶冶上貢獻非淺。1992年抵達教法之國尼泊爾失言可作大佛塔附近居住,隨順所伏眾生弟子之緣份,在慈悲菩提心之下,教導印圓雙運頓指等等教法,順弟子之緣份,結合見修行三者之要點使其解脫,種種行跡不可思議,凡夫所見則僅為一隱密瑜伽士。

前述無比勝導博士修士噶瑪恰美仁波切之事跡,簡略撰述,願此善根成為眾生投生極樂剎土之因。勘欽化身撰寫。